400-966-9516
0755-86111281
400-966-9516
新闻中心

手动计数vs自动计数 | 震惊!手动计数方法竟然有这么多需要注意的点

2021.12.03

分享:

1.jpg

血球计数板

你知道吗? 血球计数板自18世纪首次被应用于分析人的血液样本以来,逐渐发展为实验室细胞计数的标准工具。因为其操作简单,对实验环境要求不高,只要有一台显微镜即可进行细胞计数操作。但如果想使用它得出较为精准的结果则对操作者的要求很高,因为在 操作时可能会带来各种误差

01
计数操作引入误差

血球计数板使用步骤较为复杂,计数结果的准确度不仅和上样后铺满计数池的均匀程度相关,同时浓度较高时的镜下计数难度较大,不同操作者之间的计数差异甚至高达52%,即使同一个人的操作差异仍有可能达20%[1]。所以需要在实际计数过程中,同一操作者在相同的条件下进行多次计数以减小误差[2]

02
计算过程引入误差

通过血球计数板获取的数据结果,需要在镜下一边计数一边记录,再对结果通过一系列的计算,从而转化成实际的细胞浓度数据,然后计入细胞原液的稀释倍数(如台盼蓝的稀释等),即可得到目的细胞样品的浓度。计算过程中的误差也会影响到最终的实验结果[3]

03
样品制备引入误差

首先,均匀细胞悬液样本的准备对计数结果的准确性至关重要。对于某些极易聚团或未能均匀打散的细胞悬液,人工计数时,往往不易识别导致误差被放大。其次,依据大多数实验室的习惯,通常会采取对四个顶角的大格内的细胞进行统计计数,每个大格的细胞量一般在30-50个之间时,计数结果会更加准确。这就意味着,细胞悬液浓度过高或过低都不利于获得准确的结果。多数情况下,我们需要对悬液进行有效的稀释。

另外,不仅操作因素会导致误差出现,本身血球计数板的设计对标准化的操作流程也有一定考究。

据一项研究表明,在计数过程中,盖玻片的位置偏移可造成7.6%的计数差异[4],不同品牌的盖玻片质量厚度对样品的均匀扩散也会有一定影响。同时血球计数板计数的视野面积也影响着计数的准确度,常用计数板进行普通细胞系计数时的计数面积为1mm 2,取样面积越小,CV值越高、误差越大[5]。并且,若血球计数板清洁过度、清洗不到位或操作不当导致计数室存在划痕会对操作和结果都造成很大影响,被清洗掉的细胞样本若不妥善处理也会将操作者暴露在生物安全危险下。

2.png

计数板的计数面积

很多研究者已经逐渐使用机器的自动计数来代替手动计数,相对来讲各方面因素更好控制,得出的结果可靠性更高 ,目前细胞计数的金标准仍为最为可靠的流式细胞术检测,但是其高昂的仪器价格和维护成本导致其普及程度和覆盖情况还不是很广,所以自动细胞计数仪是目前性价比更高的解决方案。 为什么自动细胞计数仪是自动计数最佳方案?

首先,机器计数可减少人工计数过程中造成的误差,通过软件算法直接获得数据结果,其中图像式的计数仪还能生成清晰的样本图像进行保存,方便后续数据处理。

第二,机器自动计数后会根据相应的公式运算规则直接得出结果,并且还会内置辅助计算软件,将人为计算造成的误差降到最小。

第三,相对来说机器计数对样品制备的要求没那么高 ,由于技术和算法的区别,比手动计数能识别的浓度准确区间更大,样本的预稀释操作在一定程度上被简化,同时对难离散的细胞悬液中的聚团细胞进行分别识别并独立计数,提高对分布不均匀样品计数的准确度。

3.png

图像式计数仪采集面积3.5mm 2  VS 手动计数1mm 2

并且,机器计数一般使用相应的一次性耗材,不仅不需要盖玻片等额外的耗材,减少上样操作造成的样品扩散不均,继而影响计数结果, 同时一次性耗材无需清洗,保证重复性也避免了生物安全危害。 另外图像式的计数仪的采样面积一般是人工计数的几倍,采样面积更大计入细胞更多、更准确。还有很多计数仪有荧光功能,不仅能完成正常的计数操作,还可对不同的荧光标记物进行识别统计。

瑞沃德自动细胞计数仪可对悬液中的细胞快速进行精准定量分析,并同时显示明场及荧光图像,清晰呈现计数结果及细胞形态。计数面积更大,应用方位更广。适用于免疫学及疫苗开发、细胞治疗、肿瘤研究、干细胞及代谢研究等研究领域的细胞分析。

3.jpg

▲点击上方图片,即可申请免费试用▲


【参考文献】

[1] Freund M, Carol B. Factors Affecting Haemocytometer Counts of Sperm Concentration in Human Semen. Journal of Reproductive Fertility 1964; 8: 149-55.

[2] Davis JD. THE HEMOCYTOMETER AND ITS IMPACT ON PROGRESSIVE-ERA MEDICINE. Urbana: University of Illinois at Urbana-Champaign; 1995.

[3] Christensen P, Stryhn H, Hansen C. Discrepancies in the Determination of Sperm Concentration using Bürker-Türk, Thoma and Makler Counting Chambers. Theriogenology 2005; 63: 992-1003.

[4] Sanders C, Skerry DW. The Distribution of Blood Cells on Haemacytometer Counting Chambers with Special Reference to the Amended British Standards Specification 748 (1958). Journal of Clinical Pathology 1961; 14: 298-304.

[5]Ramsey JM. The Effects of Size of Sampling Area and Dilution on Leucocyte Counts in a Hemocytometer. The Ohio Journal of Science 1969; 69(2): 101-4.


相关新闻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