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66-9516
0755-86111281
400-966-9516
新闻中心

关于吸入式麻醉,你也是这么想的?

2020.07.20

分享:

在答题之前,我一直认为给动物麻醉是一项基本技能,就是我觉得的那样。答完题才发现,麻醉的知识范围是星辰大海。话不多说,上题!不看后面的答案,凭第一直觉判断对错,看看你能否全答对!

Ready

Go


/ true or false/


第1题

吸入式麻醉是靠动物吸入麻醉剂进行麻醉。

点击问号查看对错


解析


动物吸入麻醉是指麻醉药经过呼吸道吸入,抑制中枢神经系统,使实验动物暂时丧失意识,不会感到周身疼痛的麻醉方法,也是全身麻醉的主要方法。其麻醉深浅与药物在脑组织的分布有关,当药物从体内排出或在体内代谢后,动物逐渐恢复清醒,无后遗症。


由于吸入麻醉药在体内代谢、分解少,大部分以原形从肺排出体外。所以吸入麻醉容易控制,安全、有效,是现代麻醉常用方法之一,可适用于各种实验动物,如啮齿动物、犬、猴等。实验时,一般采用专业的动物麻醉设备进行吸入麻醉。


第2题

吸入式麻醉与注射麻醉的区别?

答:吸入式麻醉是通过麻醉机调节参数进行麻醉,注射麻醉就是配好麻醉剂打一针。

点击问号查看对错


解析



注射麻醉一般根据动物实验设计需求,选择不同的麻醉剂现配。因为放置时间久了,注射麻醉剂药效会失效。另外在注射时,由于注射器入针的位置和进针的深度不好把控,如果注射到其他作用区域,可能会导致麻醉效果不达标,如果注射到脏器动物甚至还有死亡的风险。有的注射麻醉剂只有麻醉效果没有镇静效果,可能导致低级的神经反射,影响术中操作。


吸入式麻醉一般选用性能稳定、不可燃、不长菌、易挥发的麻醉剂,如异氟烷。加入蒸发罐中可精准调节麻醉浓度,且不会挥发扩散到实验环境,可做到麻醉过程可控,苏醒平稳且迅速,对动物无代谢毒性无副作用更安全。


微信图片_20200720101047.jpg

注射麻醉剂与吸入麻醉剂对比


第3题

小动物与大动物吸入式麻醉无明显区别,

可通过一台麻醉机搞定。

点击问号查看对错


解析


大动物与小动物麻醉是有区别的,区别如下:

  • 大动物呼吸潮气量更大,胸腔平衡压力会更大,所以通常使用氧气气瓶配压力可调减压阀,呼出大量CO2水汽需要钙石灰预先吸收。

  • 大动物相对更为珍贵且生命力更为脆弱,大动物麻醉机增加APL泄压安全阀,配套呼吸气囊保障大动物麻醉更加安全可控。大动物实验一般都具有麻醉呼吸监护配套方案,全面保障动物生理状态平稳,麻醉过程数据化指标可视。

  • 大动物反抗更为剧烈,一般采用先注射麻醉剂进行诱导,再通过气管插管持续吸入式麻醉。

  • 小动物氧气维持流量一般可根据种类来调节。大动物需要根据选择不同呼吸回路,不同的种类,不同的体重来综合选择。

  • 大动物单次呼吸肺活量大,因此麻醉气路更长管路更粗。小动物单次呼吸肺活量小,因此麻醉气路短管路更细。

因此大动物与小动物麻醉机一般不能通用,请根据动物种类特异性,匹配相应麻醉系统,保障动物麻醉安全平稳且过程可控。


第4题

吸入式麻醉剂(如异氟烷)对机体的影响?

答:动物进入麻醉快、苏醒快且平稳、容易控制麻醉深度、安全性好。

点击问号查看对错


解析


麻醉剂对机体的影响主要有:

1)对呼吸系统的影响

对呼吸道有刺激性,有一定的呼吸抑制作用,抑制CO2的通气反应。正常的对二氧化碳的通气反应是由肋间肌活动所引起的,由于麻醉作用会降低肋间肌的活动力,所以会降低通气反应。

异氟烷对呼吸频率并无影响,主要是降低潮气量。

 

2)对循环系统的影响

对心血管功能影响小,血液动力学参数稳定,具有心脏保护作用,特别体现在心肌缺血再灌注模型上。

 

3)对肝、肾的影响

异氟烷:大部分从肺排出,并无肝肾影响(应用静脉麻醉药时间越长,重复给药的次数越频,则在体内蓄积的剂量越大,对肝功能抑制作用越重)


4)对脑的保护作用

大部分麻醉剂都具有脑保护作用,诸如巴比妥类、丙泊酚和大部分的气体麻醉剂(氟烷、异氟烷、七氟烷地氟烷和氙等)。这些麻醉剂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抵御由慢性神经退行性疾病、局部缺血、中风或神经系统创伤带来的凋亡、退行性、炎症和能量缺失的作用,来达到保护脑组织的目的。该作用最多维持一周,并不能长期有效。


5)对神经系统的影响

异氟烷对幼龄(<15 d)小鼠的神经系统有影响,对成年(>15 d)小鼠无影响。(实际上,氯胺酮、咪达唑仑和地西泮等也都会对幼龄小鼠产生神经凋亡等影响。)


答题结束


微信图片_20200720101101.jpg


参考文献

王洪斌,《现代兽医麻醉学》,2009.      

周昆,实验动物科学,2008.
Sara Gargiulo, Journal of Institute for Laboratory Animal Research , 2012.    
Paul Pagel, Journal of Cardiothoracic and Vascular Anesthesia, 2013.

杨娟, 角述兰, 医学信息, 2015 .
Kawaguchi M, Furuya H, Patel P M. ,Journal of anesthesia, 2005.

R. Daniel Mellon et al, Pediatric Anesthesia,2007.


相关新闻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