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66-9516
0755-86111281
400-966-9516
新闻中心

当兽医不如摆地摊???

2020.07.16

分享:

微信图片_20200716163609.jpg

手术中

头晕头疼?

焦虑烦躁?

越做越困?

走,去摆地摊

是平白无故

还是事出有因?

有没有想过

我们自己

正暴露在麻醉废气当中?



吸入麻醉



吸入麻醉药的发明标志着现代麻醉学的诞生,吸入麻醉药极大推动了现代医学的进步和人类社会文明程度的提高。毋庸置疑,无论是人医临床还是兽医临床,吸入式麻醉都占据着主导地位。

然而,许多医务人员忽视了麻醉废气的危害,没有进行有效的防护,事实上,正确的看待麻醉废气并进行相应的处理就能避免危害。


麻醉废气危害



对环境的危害!!! 临床常用的吸入式麻醉药物均被确认为温室气体。对潜在变暖能力而言,异氟烷大约是CO2的1230倍[1],直接排放到环境中的异氟烷/七氟烷会污染环境,破坏臭氧层。

对医务人员的潜在健康危害!!!麻醉废气污染的危害与药物选择、污染浓度以及暴露时间等方面有关。过度暴露在异氟烷/七氟烷环境中,可能会导致头痛、头晕、疲劳、焦虑、烦躁等症状。另外,动物试验证明,暴露于麻醉药物会损害记忆,一般认为这种损伤是短暂的,正常功能在几天内恢复,而认知变化可能持续数周或更长时间。

近年来,很多项目投入到麻醉剂与阿尔茨海默症的相关性研究中,研究人员在体外试验中发现,吸入麻醉药能促进β-淀粉样蛋白的齐聚,增强β-淀粉样蛋白诱导的神经毒性[2],这个现象同样出现在阿尔茨海默症的患者神经细胞内。另外,研究人员还观察到麻醉药和促炎细胞因子水平增加相关,进而导致神经炎症,促进阿尔茨海默症的发生[3]

当然,想要证实麻醉废气和阿尔茨海默症之间的关系,还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确认体外研究结果与麻醉和/或手术状态下神经退行性并发症之间关系的临床相关性。但是作为一名整天泡在手术室的医护人员来说,我们要有自我防范意识,减少自己在麻醉环境中的暴露程度。


麻醉废气处理现状



人医医院手术室的条件通常非常严格,能够通过换气系统等方式确保工作环境中的麻醉气体不超过安全阈值。但是,对于宠物医院而言,是很难实现的,绝大部分宠物医院手术室都不具备这样的通气换气能力。目前,大部分宠物医院使用的是直排方式(在墙上打一个洞,通过管路将麻醉机排放出来的气体,引到环境中),一部分宠物医院比较有防护意识,采用废气过滤罐处理麻醉废气。

小编总结了关于这两种废气排放方式的测评结果:

直排
综合评分☆☆☆


能够减少麻醉气体直接排放到手术室,但由于异氟烷/七氟烷的比重远大于空气,不能完全排放仍存在于系统内,手术室中还是会有一定的泄露。


~优点~
使用直排方式基本0成本投入。

~缺点~

直排到环境中的异氟烷/七氟烷会污染环境,破坏臭氧层。


废气管路连接APL阀和外环境,会造潮湿空气以及粉尘的回灌,回灌的粉尘或者水汽会增加APL阀堵塞的风险。所以,兽医在手术过程中,会遇到原因不明的泄压障碍,表现为动物气道压力高、呼吸袋过度膨胀等,增加麻醉风险


其实,不止是对动物的风险。一旦APL阀损坏,维修也很麻烦,时间和费用成本都非常高。我们省下的过滤罐的钱,可能还不够维修费用.

废气过滤罐
综合评分:★★★



能够有效吸附异氟烷和七氟烷,避免麻醉气体排放到环境中

~优点~
吸收效果完全,使用方便;
有效避免麻醉废气对手术室的污染
环保,不污染大气;
不会影响麻醉系统泄压排气

~缺点~
要定期更换过滤罐,需要一定的成本投入。

综上
小编推荐您使用麻醉废气过滤罐~

事实上,过滤罐不是一个新鲜的东西,欧美等发达国家,对麻醉废气泄漏量的要求是非常严格的,规定动物医院必须使用过滤罐(成本低、使用方便)或者负压废气处理装置(成本高)。另外,近年来很多专业的麻醉师都会提到一个词“低流量麻醉”,低流量麻醉的一个重要意义就是减少麻醉气体的排放。


微信图片_20200716163618.jpg

Tips:选购过滤罐时,大家要对比单位质量过滤材料的有效吸附量。同时,过滤罐是需要定期的,一定要留意厂家推荐的更换条件,及时更换,避免过滤罐超负荷!!!


经过大量的筛选比对和严格的测试,瑞沃德开发了一款高效麻醉废气过滤罐,能够有效吸附异氟烷、七氟烷等气体,适用于以氧气瓶或者制氧机供气的绝大多数宠物医院使用,不仅能够有效防护医务工作人员麻醉废气暴露风险,也避免了麻醉废气直接向大气排放对环境造成的污染。
微信图片_20200716163625.jpg


[1]IshizawaY. General anesthetic gases and the global environment[J].Anesth Analg,2011,112(1):213-217.
[2]Roderic G. Eckenhoff, M.D., Jonas S. Johansson, etc.Inhaled Anesthetic Enhancement of Amyloid-β Oligomerization and Cytotoxicity [J]. Anesthesiology, 2004,101(9):703-709.
[3] Tang JX, Eckenhoff MF, etc. Anestheticmodulation of neuroinflammation in Alzheimer's disease. Curr Opin Anaesthesiol.2011 Aug; 24(4):389-94.


相关新闻

related n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