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员工心声丨 用户用得放心,我才安心

2019.06.11

分享:

a (6).png

张伯万是一名普通的装配员,但他装配出了不普通的产品。

他在瑞沃德装配、调试出来的麻醉系统蒸发器,超过了国际标准。

而驱动他的,是很多人都有或有过的成就感,以及把简单的事做到极致的热情。

“在公司微信群,每次看到同事分享用户使用我们产品的图片,特别是看到我亲手做出的产品时,心中就有着无比的成就感,也激励着我做好每一件产品。 


“喜欢这样的工作,甚至是享受”

2014 年 8 月 15 日.张伯万加入了瑞沃德。

“我喜欢这里的工作氛围,在这里看到了同事的敬业、不骄不躁、谦虚谨慎、勤奋好学。”

“才来瑞沃德几天,就感受到了这里的不一样。每一位同事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着白己的事情,不闲聊,也不开小差。没有停下来的时候,但又很有序。像在自己家里干活一样,很投入,很用心,又不会让你觉得紧张压抑。

张伯万觉得自己很幸运。

“还有一个让我觉得幸运的是,在这里做事和在流水线不一样,不是在机械地完成各项工作,而是每个人都负责一样产品或者一个组件。我喜欢这样的工作,甚至是享受。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可以一个人做出一个个完整的产品。” 

或许,这样的产品己经是作品了。

张伯是很喜欢“动手”的人,动手能力也比厂较强。

在瑞沃德,他有了用武之地,他沉迷于把自己的天赋和热情倾注到产品里的过程。即便这个过程,每天都在重复,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a (4).png


他有一颗匠心,“不达目的不罢休”

刚进公司的时候,张伯万接触的是动物手术器械。“要在显微镜下精细打磨每一把精细剪、精细镊、血管夹、止血钳等。”

“每打磨一次,就要看一次显微镜。打磨好一个往往要这样来回重复三四十次。而且很容易就废掉,用力重那么一点都不行,有时候废了十几个才打磨好一个。”“打磨只是开始,在后面的工序中如果发生碰撞,即便很轻微,都有可能前功尽弃。 "

在他看来,没有足够的耐心和超乎寻常的力道控制,是做不好这项看起来很简单的工作的。

2015 年 4 月,张伯万调换了工作岗位负责麻醉系统蒸发器的装配、调试。

“这款产品的要求非常的高,需要谨慎、细心的去完成,每一颗螺丝钉都必须坚固到位。”

“而要装配好一个蒸发器,总共有几十道工序。”他每调试好一台蒸发器,都要将这几十道工序重复六、七次,甚至十几次。

在瑞沃德,张伯万调试好的蒸发器已经超过了1000台,也就是说他将蒸发器的装配、拆卸工作重复了几千次甚至上万次。而且,只要是他调试好的蒸发器,每一台都超过国际标准。

他总是在追求更好,“有了目标,就不达目的不罢休。”

正是这种精神,在激励着他不断的钻研和尝试。

“调试蒸发器,看起来简单,这里拧一拧那里拧一拧就好了。其实一点都不简单,不明白整个产品的结构,不抓到那种微妙的感觉,怎么调试都可能调不好。”

张伯万也是根据公司的工艺流程,在无数次的研究、摸索之后,才找到了感觉。“调试的多了,就有了手感,能感觉到调到哪个位置才合适,差一点或多一点都不行。”

可即便这样了,也很难一次到位。“同样的零件看起来一样,其实不是,尤其是装配到一起的时候,每装一台蒸发器都必须根据零件的细微差别去巧。”

一次又一次的调试,一天又一天的重复,磨炼出来的不只是他越来越好的手感,还有一颗匠心。


a (5).png


“用户用得放心,我才安心”

今年年初,瑞沃德的麻醉系统蒸发器升级到第三代,很多零部件都换了。

“我要重新熟悉每一个零件,要重新摸索每一个零件和其他零件组合到一起的最好位置。”

可是,还没等到张伯万熟悉过来,就接到了一位海外客户的订单,一次性要数十台,特别急,必须在一个星期内发货。

怎么办?

“没有办法,只能加班加点,只能一边调试一边摸索。正常情况下调6次就行,这次就调10次,10次不行就20次,20次不行就30次。”

这一下就让张伯万的工作量加大了好几倍,那一个星期他每天加班到晚10点后。或许很多人都有过加班的经历,加班到10点甚至到凌晨都不算什么。但是,他加班出来的是在精度控制上超过国际标准的蒸发器。

高标准的背后,意味着常人难以想象和做到的付出。每调试好一台蒸发器,他都需要极度的专注,需要倾注全副心神。

但他没有说不,也没有降低蒸发器调试的标准,即便很多次调试出来的结果已经很接近很接近公司的要求。

那段时间,他都是一个人在晚上10点后才骑着电动车回家,要骑上30分钟。

“有几天真是累到不行,一到家就想倒头便睡。”

可是,不行。

他还没吃晚饭,他老婆已经做好了饭菜,还热了一次。

连续这么晚拖着疲倦的身体回家,他老婆什么都没抱怨,也没有问太多,只是在他回家后帮他准备好能够准备的一切。“她知道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特别支持我。”

“但是,每次看到她帮我热好饭菜,放到桌上,我就会觉得愧疚。”

“我们的休息时间都不多,每天在一起吃晚饭是很难得的时光。所以,不管多晚,我都要回家吃饭。”

张伯万最终在客户要求的时间内调试好了所有的蒸发器,每一台都达到了要求。

“从我手里调试出来的蒸发器,一定要是最好的,用户用得放心,我才安心。”

 

他三年就请了一次假

张伯万是一位很有责任感的人。

在瑞沃德三年,他就请了一次假,三天,因为女儿上初中了。女儿跟在奶奶身边,在老家四川上学。

“第一次去参加女儿学校的家长会,她特别高兴,蹦蹦跳跳的,在同学面前都不一样,笑得特别多。”

为了多陪陪女儿,他破天荒的坐了一回飞机。我最大的愿望是家人过得幸福,平平安安,开开心心。”

可是他却连陪在女儿身边都做不到。

去年春节,回家过年的时候,女儿对他说,“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就不走了?不去深圳那么远的地方?”

听到女儿这么说,他觉得特别愧疚,觉得愧对女儿。

但是,他什么都做不了,甚至不敢面对女儿期盼的眼神。他只能跟女儿说,“你好好读书,等你考上高中了,我们就回来,不出去了。”

实际上,他知道这很可能是一个奢望,一个实现不了的承诺。

对待家人如此,对待工作也是如此。

“我觉得工作也是事业,尽管每个人的职位、岗位不同,能力有大有小,但我想只要摆正好自己的心态,正确对待工作,做好定位提升自我,尽力奉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就能为公司尽到自己的责任。”

责任,说出来容易,但做起来难。而张伯万能做的,是尽全力做好每一件事情,并在责任之路上努力前行。

 

像张伯万这样平凡却做着不平凡工作的人,在瑞沃德还有很多。他们都默默地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每天重复着装配、调试、打磨、检测等等工作。

他们也有疲惫的时候,偶尔或许还会抱怨,但他们从没放弃,也没想过放弃。

而原因,或许就如生产部-机加组的赵晓赟所说的,瑞沃德是“一个温馨的大家庭”,在这里会有“一种强烈的归属感和存在感”。

最后,祝福张伯万,祝福张伯万们!